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旧版网站 English 山西省自然辨证法研究会
科研项目
首页 » 科研成果 » 科研项目
2011年中心获得2项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
2012-03-12
   2011年山西大学科学技术哲学研究中心获得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2项,“数学真理困境与当代数学实在论研究”,项目编号:11CZX022,项目主持人为中心青年教师刘杰副教授;“语境论科学观的编史学意义研究”,项目编号:11BZX023,项目主持人为中心教师李树雪副教授。
  一、数学真理困境与当代数学实在论研究
  1973年P. Benacerraf从整体论的视角探讨了各种数学真理解释之间的关系,提出了著名的“数学真理困境”。随着对数学真理困境的不断求解,当代数学实在论与数学反实在论之争随之也不断升温。本课题通过剖析当代数学实在论发展现状及其问题,深入透视其最新发展进路,最终为数学真理困境寻求可能的出路。主要内容包括:
  (1)数学真理困境本质及其根源。通过考察贝纳赛拉夫为数学真理理论开设的限制条件,即应具有与科学真理齐一的语义学理论和认识论说明,揭示其在当代数学哲学研究领域中所处的重要地位以及新的表现形式,归结突破该困境的五种求解进路:不可或缺性论证、自然主义实在论进路、新基础主义实在论进路、新形式主义进路以及语境实在论进路。
  (2)不可或缺性论证及其难题。不可或缺性论证坚持数学与科学的整体性,借助数学之于科学的不可或缺性间接论证对数学对象的可知性。然而,不可或缺性论证的自然主义认识论对物质经验的直接依赖,不仅未能合理解释科学中理论实体的可知性,更不能成为间接论证数学对象存在的前提。
  (3)自然主义实在论进路及其困难。自然主义实在论试图通过将折衷柏拉图主义和双重认识论相结合的路径,直接回应数学真理困境。但是,双重认识论会导致两种本体论图景,即他们无法在说明数学对象的抽象性的同时为通达数学对象提供类似于通达物理对象的认识论解释。
  (4)新基础主义实在论进路及其缺陷。结构主义实在论者和新弗雷格主义实在论者坚持传统的柏拉图主义,反对把自然主义对物理的因果限制用于解释关于数学对象的认识,分别为数学提供了新的基础。但这种进路依赖于二阶逻辑的预设,因而未能真正摆脱数学真理困境的认识论难题:即如何获得关于初始模态对象的认识?
  (5)新形式主义进路及其面临的困境。模态结构主义、范畴结构主义以及各类虚构主义都属于此种进路,该进路主张数学真理依赖于公理化体系自身的逻辑一致性,从而数学真理困境的认识论难题会自然消失。然而,用新形式主义的认识论分析科学真理,会导致“意义”的意义不完备。这种进路不仅不能合理说明科学知识的本质特征,更无法合理解释数学何以能够广泛应用于科学之中。
(6)语境实在论进路。基于对各种出路优势与不足的分析,对数学与科学真理理论的研究必然要从语义的深化和意义的整体性扩张上得到进一步发展,这就要求我们为数学与科学提供一种在本体论、认识论、以及语义学层面都一致的理论基底。语境实在论的基本特征表明它能为数学和科学提供一种实在的语境化语义解释,为认识数学和科学真理提供一种语境化的认识论说明。因此,语境实在论能为数学提供与科学一致的真理解释,这是对数学真理困境的合理解答。
  本课题的研究意义在于:
  第一,本课题研究的是关于数学真理以及数学实在论元理论的关键性问题,全面深入地梳理当代数学实在论与反实在论的最新进路,努力开拓数学实在论的全新领域,是当前数学哲学研究的一个重要生长点。
  第二,本课题积极跟踪数学真理研究进展,借鉴和吸纳科学哲学的最新理论,预期成果将是对国内相关领域研究空白的填补,更是沟通数学哲学和科学哲学的关键结点。
第三,本课题深入剖析数学真理困境出现的根源,通过对后哥德尔主义、后奎因主义哲学的修正理论的比较和剖析,提出语境实在论的求解进路,不仅能够有效推动我国数学哲学研究的进一步发展,对与国外相关领域研究的接轨与对话也将起到积极作用。

  二、语境论科学观的编史学意义研究
  本项目研究的核心主旨是为科学编史学提供一种方法论指导,为科学史的合理重建寻求新的路径,从而丰富科学史的理论研究内容。项目主要从以下三个方面进行研究:
  第一,语境论科学观评述。本部分基于语境论科学观与传统科学观在本质上的不同,从科学的内涵和外延出发,论证科学是科学家为了超越具体现象的限制、扩展认知范围、创造新符号的一种灵活的智力工具,或是我们如何形成具有预言能力的新的“理论观念”的表达,一切的科学知识都具有语境性、可错性和可修正性。
  第二,语境论科学史观的构建。本部分主要以语境论科学观为基底,在对传统科学史观批判性分析的基础上,构建一种全新的科学史观,在语境论的立场上,揭示语境论科学史观与传统科学史观的本质区别,力争这科学史的合理性重建指明进路,实现科学哲学与科学史的语境关联。
  第三,语境论科学编史方法研究。本部分主要从分析语境论科学编史方法的原则、依据、内涵和特征出发,去深刻论证语境论科学编史方法所具有的优势,区别其与传统编史方法的本质不同,这将极大地丰富科学史的研究方法,拓宽科学史的研究视域。
  可以说,本项目重点论述语境论科学观在科学实践中体现的历史的、社会的、文化的和心理的要素,超越逻辑经验主义所奠定的僵化的研究进路,从理论上建构一种全新的科学史观和科学编史方法,架起科学主义与人文主义、理性主义与非理性主义、绝对主义与相对主义沟通的桥梁,因而能合理地理解和反映科学的真实发展历程,达到科学史的合理性重建,从多方面、多层次、多角度揭示语境论科学观的编史学意义。
  所以,通过本项目的研究,有助于深化国内学界对相关问题的研究,进而推动国内科学史研究的整体发展;有助于解决科学史理论研究中的核心问题,形成新的思路,为科学史研究提供新的分析视角和方法,从而进一步丰富、完善、发展国内的科学史研究;有助于拓宽科学史的研究疆域,形成科学史理论研究新的增长点。这,也正是科学哲学理论指导科学史研究的核心之所在。